我要想个特别的ID

终是缘分让我们相遇~(wb:吃瓜的大山雀,内容粉见)

【邱俊轩X庞浩洋】一见钟情-56

主cp:腼腆的小学鸡警察邱俊轩X金盆洗手的前社团大佬庞浩洋

副cp:黑面教官展瀚韬X热衷wink神枪手庄卓源

文案:作者想看小白兔X大佬!(^)!

完结时间线:飞虎第一案(贼王初现,富仔被杀)✓

完结时间线:飞虎第二案(轩礼被掳,救子犯案)✓

进行时间线:飞虎第三案(展sir被甩,俞父被绑)

ps:年下文,浩洋哥比轩仔大。阿轩会成长的!

ps:有私设!!!普通话写文!

ps:主飞虎1的背景,跟我上一篇一样会穿插电视剧的内容,但是不会所有的案子都写!(上一部盲go已经完结了,如果没看过,不想等连载的可以先去看那篇)。

ps:没看过电视剧不影响看文。

那晚展瀚韬失落的看着阿源走远,再粗枝大叶也知道阿源肯定有什么介意的地方他没有化解,导致阿源不肯正面回应他。可心思在这方面不够敏感的他,再着急也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对让阿源这样。

“展sir,你要不先进去看看伯母吧。”邱俊轩出声提醒他。

刚才义愤填膺声讨阿源的一群人现在跟着展sir尴尬的站在外面,邱俊轩被这种氛围感染也觉得挺尴尬的。站在外面吹冷风也不是办法,还不如把人支走先。

“对啊,刚才pauline姐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妈打跟阿轩一个主意,先把人支开再说。不然这群小子因为自己冤枉错人,羞愧得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

展瀚韬没注意队员奇怪的沉默,他的心随着阿源的离开而离开了,整个人都心不在焉。听到事关母亲,他才被分走注意力。同队员说了声抱歉,就进去看妈妈了。

展sir也走了,这修罗场的三个当事人全都不在,贱仁几个才松了口气。

“阿源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和展sir……那个了?”贱仁用两只手比划一个所有人都看懂的暧昧手势。

阿强没好气的赏了他一巴掌,说:“想点干净的东西好不好!”

“阿源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展sir,对慧慧什么想法都没有。你们认识他这么久,怎么他的解释,你们一个两个都不肯听!”

阿强念着,上手就给刚才闹得最凶的那几个一人推了一把。

“我怎么知道啊!阿源放着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喜欢,喜欢展sir这种黑面神。”贱仁被打了也不反抗,可惜嘴巴依旧不不老实。

“请回家当包公供着吗?”

贱仁心想,每天醒过来看到展sir那张能吓哭小鬼的臭脸,早晚吓出心脏病!

妈打眉毛一扬,指着贱仁佯装要教训,然后被贱仁眼疾手快的躲到了光仔背后。贱仁拉着光仔和龙婆挡在自己身前,连连道歉说自己知道错了。

“你啊!把你下锅炖,肉都烂了,就剩嘴巴还是硬的!”

贱仁知道自己失言,吐了吐舌头,不再乱讲话。

“那现在怎么办啊?”光仔抓抓脑袋问道。

现在骂也骂了,差点打起来,人都得罪全了。

“明天我去找阿源道歉。”俞学礼知道自己理亏,主动提出道歉。

“我也去。”光仔现在很后悔,冲动之下差点就跟阿源绝交了。

“算我一个。”贱仁弱弱的举手。

然而真的见到了庄卓源,飞虎众人却齐齐闭嘴,屁都不敢放一个。

今天是本来是一对一的对抗训练,都在一个训练室里。众人看着他和展sir从碰面开始,谁都不肯开口,好像谁先出声就输了似的。展瀚韬趁着对手换人的间隙,眼睛都不舍得离开阿源身上,可打声招呼也没有就这么沉默着,阿源也不肯回头,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展sir为什么不讲话?这种时候死皮赖脸的粘上去说几句好话就好了啊!”掌门压低着声音问身边的人,今天一个上午静得可怕。这种氛围下,他想打嗝都强忍了下来,生怕弄出动静被人围观。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谈过恋爱!”阿礼也跟着憋得难受,从来都是别人追他,他怎么知道情侣生气了要怎么办?

“可展sir谈过啊!”光仔悄摸摸的加入了群聊。

“既然谈过应该有经验啦!阿源只是生气了,哄一哄不就行了?”

“阿源又不是女孩,怎么哄啊!”贱仁一针见血。

其余人都看向恋爱专家——掌门。

“我又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我怎么知道男人怎么哄啊!”掌门连忙摆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切!”阿礼说:“看你平时说得面面俱到,看来是纸上谈兵!”

掌门想反驳又底气不足,他看到在旁边休息的阿轩,连忙把人拉过来。

“呐,这个有经验了,问他!”

邱俊轩是整个队里唯二有男友的人,确实比他们这群单身狗有经验。

“问我?”邱俊轩一脸为难。

“我也不知道啊!洋洋生气了就会直接说,我也不知道展sir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喂!你们能不能去远一点,在我听不到的地方说?”阿源插着腰瞪着这群家伙,

原本他也不想出声的,毕竟被讨论的当事人就是自己,可这些家伙的声音越来越大,装作没听到都不行。

“阿轩说得对,阿源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当面明说,我可以改。”展瀚韬沉默了一天终于开口了。

他看着阿源看得认真,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跑到了阿源家。把门敲开了以后,阿源一看到是他,火速的把门关上了,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只是隔着门冲他喊,慧慧昨晚就已经搬走了,应该是中午的飞机,现在去机场还来得及。

接下来,不管展瀚韬怎么解释自己不是为了慧慧来的,阿源都不开了。

展瀚韬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看了一下表,准备够钟上班了。门内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无,阿源的意思很明确了,他留在这,就不会出门。展瀚韬无法,只好独自一人离开。

从窗口看到展瀚韬的车子驶出小区,庄卓源松了一口气,他差点就要打电话请假了。可是他的直属上司就是门口那个家伙,请假还要他的批准,庄卓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幸好就在他准备打给妈打之前,展瀚韬走了。

“为什么不开门?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不喜欢他。”庄卓嬅看着庄卓源在屋里转悠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无处下脚,就猜出了他的心思。

“你不懂!”阿源叹气。

“阿韬喜欢的是女人,我们不合适。”

闻言,庄卓嬅挑眉:“展瀚韬喜欢女人,那为什么来堵你?都追到家门口了。”

“因为……”庄卓源犹豫了一会儿,把那天在酒店的事情跟姐姐交代了一遍。

庄卓嬅听得眉头紧锁,关注重点不在弟弟跟谁上床,而是他喝下去的东西。

“你说的症状怎么这么像【春药】?”

“报警了吗?”

“没有。”

这种事情怎么报警?虽然是另一个家伙下药,但是跟他上床的是阿韬,报警以后还要做痕检,还要录口供,实在太难为情了,庄卓源和展瀚韬都默契的不提报警这件事。

庄卓嬅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春药】的药性特殊,睡到第二天肯定是什么痕迹都没有了。按照自家弟弟那天回来后还请假了一天,估计干柴烈火烧得可劲,再报警也只不过徒增尴尬而已。

“所以,你现在别扭什么?”

庄卓嬅看着欲言又止的弟弟,不理解他和展瀚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为什么不顺从自己的心意,开开心心的和喜欢的人拍拖?而且展瀚韬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人品性格都摸透了,庄卓嬅想不出来还有什么隔在两人中间。

“我……”阿源喃喃,他心里始终有个坎,怎么都过不去。

“阿韬想跟我在一起不过是因为那晚以后想要负责而已。”

阿源想到这,就觉得心里难受。

“我是一个男人,不需要为我的清白负责。但是如果我跟他讲明了,那……”

“那你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你担心的是这个对吧。”庄卓嬅明了,听懂了弟弟的意思。

“那你现在这样又能怎么样呢?床都上了,难不成还能够恢复到从前吗?”

“阿源,你是喜欢他的吧?单身这么多年,替他出主意约会,又是亲自打点求婚,为他做了这么多。现在这个人明白你的心意,也想和你在一起,你有问题为什么不能问问他呢?”

庄卓嬅想起枉死的未婚夫心中百感交集,失去后才懂得什么叫珍惜。既然弟弟爱慕多年的人终于有了回应,不应该就这样放弃了才对。

“明天和意外谁都不知道那个先来,应当珍惜眼前人。”庄卓嬅叹气,她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给你的阿韬一个解释的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大不了就是情侣和兄弟都做不成。”反正弟弟现在逃避的态度,最坏的结局也不过时这个了。

“万一呢?万一他是真的喜欢你呢?”

正是姐姐的这一句话,给了阿源勇气,让他出了门。可当他又看到了那个深深烙印在自己心底的人,他又开始胆怯了。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不是不舍的,他何必硬生生躲了这个人这么久。

阿源好害怕说开了,这个人就彻底的跟自己没有关系了。他也害怕,因为那一晚的事情,会给阿韬带来枷锁。本来就不爱他,却因为责任心而违背了自己,那样到最后也是两看相厌。怎么想着,结局似乎都很悲观,阿源心中不禁气馁,他又想躲起来了。

今天的对抗训练因为展瀚韬知道自己会分心,干脆把任务安排全权交给了妈打。没想到在交换了一次训练对象以后么打,干脆把这气氛诡异的两人分到了一起。

两个人因为训练不可避免的站在了对方的对面,在视线相互交错以后,似乎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一些自己期盼的东西。

展瀚韬趁着两人搏斗的动作,距离又贴近了一些,小声的同阿源解释。

“我今天去你家,是想要接你去上班,并不是为了找慧慧。”

阿源听了,似乎想笑,又忍住了。

“是吗?”

“是。”展瀚韬斩钉截铁的回答。

“慧慧一个人你不担心?”那天你看到慧慧跑了,又那么紧张的拉着他一起追上去!还说不关心她!阿源在心里吐槽。

这么想着,阿源忍不住公报私仇,给了展瀚韬一脚。

“我又不是她男朋友。”展瀚韬下意识的接住了阿源的攻击,肌肉的记忆让他快速的反击,利用身高优势给阿源来了一个锁喉。

一只手臂形成了一个三角的姿势,阿源的脖颈禁锢在三角内。一时半会儿之间,阿源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只能以被展瀚韬搂在怀里的姿势挣扎。

“虽然我跟慧慧已经没有关系了,但毕竟也是朋友,我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独自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跑出去吧。”

展瀚韬紧贴着阿源的耳朵说话,吐出来的气息,把他的耳朵都吹红了。

阿源“恼羞成怒”的给了他一个肘击,展瀚韬吃痛之下松了手,阿源才从他的手里挣扎出来。

“他们好像是来真的!”

看到隔壁动静这么大,他想当没看到都不行,阿礼忍不住停下手,询问一旁的妈打要不要制止他们?

其他人看着他俩打得虎虎生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给他们两个让出了更多的空间。

“没事的,我就是故意安排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把话都说开就好了。”妈打抱着手,胸有成竹的看着越打越上头的两人。

“那昨天你又不追?”慧慧昨天也是哭着跑了,前两天追,昨天又不追,还不是心里有鬼!阿源愤愤的给男人的脸上来了一记直拳,如果能打中的话,目标就是展瀚韬的鼻子。

阿源知道自己搏击从来没赢过展瀚韬,拳头肯定会被展瀚韬接住的,不会真的打在他的脸上,于是不管不顾的就出拳了,能用多大劲就出了多大劲。

没想到展瀚韬躲是躲了,可是自己的拳头还是打到了他的下颌骨上。一阵令人牙酸的骨头错位声后,展瀚韬嘴角马上流出鲜血。

“阿韬!”阿源瞬间就麻了手,连忙上前扶着他。

“你怎么样?”

“我没事。”展瀚韬活动了一下下颌骨,舌头顶了顶牙床,牙齿没有被阿源打掉一颗,挺好的。

“你解气了吗?”

“如果不够再多打我几拳。”

阿源看着他肿了起来的唇角又气又急,骂他:“还没有解气!再多打几拳,把你打进医院我才开心!”

展瀚韬看见阿源对自己的真情流露,不禁喜上眉梢,那还顾得上皮外伤,握着他的手,说;“那现在就打吧!”

阿源见他也没什么事,就冷哼一声,顺了他的心意给他胸口来了狠狠一拳,以解刚才他担心受怕的气。

看到阿源终于肯搭理自己,展瀚韬如释重负的笑了。

“我昨天不追,是因为我跟慧慧只是普通朋友,我更关心的是你,我总不能不顾着你,去追一个普通朋友吧。”

“慧慧你只是当做普通朋友,那你把我当做什么人?”展瀚韬的解释,阿源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可这种话总要听到才觉得真实。

阿源期待着,脸快要绷不住凶巴巴的表情了。

在阿源的期待下,展瀚韬没忍住笑了起来,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答案。

“我把你当老婆!”

好家伙!掌门在心里直呼卧槽!

直接跳过情侣的阶段,直接就喊老婆!一步到位!掌门直呼好家伙!在心里感慨,看起来最古板的展sir都这么会,阿源也没生气。

活该你有老婆!

得到答案的阿源果然没绷住,扁了扁嘴巴忍不住弯了唇角。展瀚韬搂着他,他也没把人推开。

“不生气了?”

展瀚韬问阿源,阿源抱着手撇过脑袋,总之任由男人搂着他就是了。

“哇!”围观的众人齐齐怪叫。

“哇什么哇!”阿源没抗得住众人取笑的眼神,恼羞成怒的“怒斥”着这群吃瓜群众。

“去涂药酒啦!刚才打得还不够痛吗?”一场搏击训练下来,身上总是会青一块紫一块。阿源对着队员们喊,实则是对展瀚韬说的,让他赶紧去收拾一下伤口。

“涂什么药酒,喝啤酒,我请客!”展瀚韬心情颇好,这点小伤根本不在意。

“谢谢阿嫂!”X众人。

要不是大哥有了嫂子,今天这顿酒肯定是喝不上了!

阿源想笑但是憋着,不想让自己的开心让别人这么容易看出来,但是那声嫂子他倒是没有否认。

ps:这几天肩膀痛,脑壳也疼,更新会慢一些。宝子们要戴好口罩,做好防护哦~

这章是两张并一章了,将近三章的量了,我想了想还是不分开,一起放出来了。

评论(9)

热度(1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