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想个特别的ID

终是缘分让我们相遇~(wb:吃瓜的大山雀,内容粉见)

【邱俊轩X庞浩洋】一见钟情-60

主cp:腼腆的小学鸡警察邱俊轩X金盆洗手的前社团大佬庞浩洋

副cp:黑面教官展瀚韬X热衷wink神枪手庄卓源

文案:作者想看小白兔X大佬!(^)!

完结时间线:飞虎第一案(贼王初现,富仔被杀)✓

完结时间线:飞虎第二案(轩礼被掳,救子犯案)✓

完结时间线:飞虎第三案(展sir被甩,俞父被绑)✓

进行时间线:飞虎第四案(富二代绑架案,少年犯误入歧途)

ps:年下文,浩洋哥比轩仔大。阿轩会成长的!

ps:有私设!!!普通话写文!

ps:主飞虎1的背景,跟我上一篇一样会穿插电视剧的内容,但是不会所有的案子都写!(上一部盲go已经完结了,如果没看过,不想等连载的可以先去看那篇)。

ps:没看过电视剧不影响看文。

庞浩洋哼笑出声,说:“我确实是他的爹地,sugar daddy!”

一句“sugar daddy”把在场的都砸懵了,在场师姐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忍得眼眶都红了捶着胸口才把到嘴边的声音压下去。就连一向镇定自若没有什么大表情的展瀚韬,在反应过来后不满的瞪了一眼这个浑说胡话的家伙。

[你在搞什么?]

展瀚韬用眼睛问他,庞浩洋视而不见,自顾自的把玩手里的签字笔,用着调侃的语气同劫匪“商量”放人的事宜。

“你耍我?”劫匪那头语气不善,冲着手下摆摆手,让他们去找名单上面的对应的人质。

什么爹地?以为他不懂吗?不就是出钱包养的干爹?只不过男人包男人他还是第一次见!现在劫到了人家的金丝雀!一只宠物,又不是亲生子,怎么可能在他身上赚到油水?除非出钱的人脑子抽了!现在这人摆明了耍他玩!

劫匪头子暗骂晦气,劫到了那几条肥的,这次亏不了,可是这条瘦点的鱼看样子就要打水漂了。苍蝇腿再细也是肉,怎么着也要在那小子身上找回点东西,出口恶气!

“sugar daddy也是爹地啊!趁着现在我对这个小东西还有兴趣。只要把他完好无损的送回来,一千万我还是出得起的,怎么样?这笔交易做不做?”

说话的语气里尽是漫不经心似乎还带着玩笑的笑意,像是在参与一场有趣的游戏,对邱俊轩本人的安危满不在乎。

庞浩洋心里是担心的,但更多的是对邱俊轩的有信心。他相信,小学鸡不会这么轻易的被这群劫匪给怎么样了。现在只要配合着警方演戏,拖着时间,人就能救回来。

刚才他虽然嘲讽展瀚韬改虎换猫,庞浩洋心里也清楚,要不是这群劫匪在暗,轻易做不到在警察手里绑人。能帮到邱俊轩的也就是这些人了,所以庞浩洋再恼火也要先忍着让展瀚韬把人救回来先。

“现在卖屁股都值这么多钱了?”

绑匪旁边突然有个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声音不大,可监听的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庞浩洋原本还轻松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刚才他还能饶有兴致的忽悠劫匪,慢慢消磨时间直到警方找到他们的位置,可现在这句话直接捅了他的肺管子。

忍了又忍,庞浩洋暗暗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等到小学鸡被救出来,有的是时间去找这些人的麻烦。

在场的人都看到,庞浩洋在听到那句不算好的后,好一会儿嘴角才重新勾起不算愉快的弧度。哪怕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可笑意不达眼底,扬起的唇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显得有些凶悍。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不高兴了,是很生气!带着监听设备的女警员下意识避开了庞浩洋的眼睛,觉得他的眼神冷得有些刺人。

“sorry,sorry!庞生,我这个手下没读过几年书,说话粗俗了一些,不像您这么有文化,呵呵。”打电话的人听见庞浩洋不说话,知道这人心疼自己的金丝雀了。“连忙”道歉,他才不怕庞浩洋,他是在给钱道歉!

心疼好啊!心疼了就会给钱!劫匪心想。

“呵。”

庞浩洋对劫匪敷衍的道歉很是不满,冷冷的笑了声,不像是能接受道歉的样子。

“现在是我花钱跟你做生意,你的人惹我不高兴了,一句抱歉就过去了?”

“那庞生想怎么解决?”

“我一千万买个干儿子,再花一百万买条舌头,很公道吧!”庞浩洋冷笑。

展瀚韬站在旁边,用不赞同的目光瞪着他。当着警察的面说这种话,哪怕对方是罪犯,可如果真的有人因为庞浩洋的要求受伤,庞浩洋也属于教唆犯罪了。这里一屋子的警察,都是人证,庞浩洋是怎么敢的啊?!

“大哥,人找出来了。”

这时有个手下跑过来回话,说是在绑架的人里找到了邱俊轩。只是人太高大了,迷药劲没过,站不起来,他们的人也架不过来。

劫匪头目被打断了对话也不恼,有钱人嘛,脾气总是大点。他不可能因为这种小钱去割了手下的舌头,但是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把生意谈崩了。现在被打断的时间刚刚好,不然没了一千万,自己还真有可能会割了那条坏事的舌头赔罪。也是跟在自己身边几年了,多少有些舍不得。

“没关系,我现在就过去给庞生验货,呵呵。”劫匪笑呵呵的。

本来以为就要打水漂的货,现在真的有人愿意花大价钱买,有种得而复失的感觉。劫匪头子也不嫌少,走两步就能再挣个零花钱,何乐而不为呢?

劫匪头目带着电话来到关押人质的房间里,看着被手下架起来的邱俊轩在心里啧啧称奇。

这人浓眉大眼的看起来也不像卖屁股的娘炮啊,怎么这么想不开去给人当“干儿子”?白瞎了这一身的肌肉。劫匪头目在心里吐槽,不过看到人以后也懂了这位在他daddy哪里还是挺受宠的,那怕一身狼狈,手表袖扣被搜刮得一干二净,这身衣服依旧看得出价值不菲。

喜欢养金丝雀的富豪他见过,但是养男的还出手这么大方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喂!你想做什么?”

俞学礼看到这几个人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的搭档看,想出手阻止,却被其中一个劫匪用枪指着。受到威胁的他终究忍下来,没有冲动暴露自己已经恢复行动能力这件事。

“邱俊轩?”

“我是。”邱俊轩“无力”的坐在地上,听到有人喊自己,弱弱的应了句。

“好。”看到人这么听话,头目更开心了,心情颇好的蹲下来,把手机放到邱俊轩的面前。

“来,跟你爹地说两句话。你爹地为了让你说这两句,可是多花了两百万呢!以后要好好'孝顺'他老人家,知道吗?”

这语重心长的模样还挺像样的!邱俊轩嫌弃的撇过眼睛。

不过……爹地?

“爹地?”他不是留的洋洋的号码吗,怎么会联系到爹地哪里?

“嗯。”电话那头传来洋洋的声音。

“阿轩啊,这次的旅游好不好玩啊?”

俞学礼也听出来,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搭档。

你们私底下玩得这么花的吗?!

“……”邱俊轩嘴角抽了抽,看了眼旁边凶悍得劫匪,难得“从心”的夸了句:“挺好玩的。”

“下次还想玩吗?”听到邱俊轩的声音没有异样,庞浩洋也缓和了下来。

“不想了。”邱俊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上次被秦森抓的是他们两个,现在被抓的还是他们两个!事不过三,如果下次还是他们俩被抓,以后都不用回飞虎了!太丢脸了!

“庞生,满意了?”头目把手机收回来,问着电话那头的人。

浩洋哥觉得太短了,还没聊够呢!但是看到展瀚韬他们已经捕捉到劫匪的位置,他也不好再啰嗦。招呼头目把账户发过来,催促他们赶紧放人。

“放心,我这个人的优点就是信守承诺,只要钱到账,马上放人。”

庞浩洋对此只有冷哼,暂且相信这个劫匪的话。

“伯父,求求你救救我!”

就在头目要挂断电话的时候,邱俊轩旁边横插过来一直手,这几天一直对邱俊轩另眼相看的一个女二代扒着邱俊轩的胳膊冲手机喊救命。

“阿轩,求求看在我们俩的情分上帮帮我吧,我妈咪一直不接电话,我好害怕!”女二代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邱俊轩头都要炸了!姐姐!我们什么情分啊?什么都没有的事情,你这样胡说,我会死得很惨的!!!

果然,电话那头……

“情分?”浩洋哥的声音就开始玩味起来。

哦豁!看来这个干儿子不老实,出来玩还要偷吃。头目饶有兴致的吃着瓜,没有第一时间挂断电话。

“洋……让我解释一下!daddy!”邱俊轩毫无心理负担的把爹地喊了出来。

“……那你亲自回来解释吧,阿轩~”说完,庞浩洋就把电话挂了。

展瀚韬等人已经把捕捉到的位置上报,所有的警力都往劫匪的方向涌去,邱俊轩的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所以挂断也没有可担心的。保险起见,庞浩洋还是给劫匪汇去了赎金,万一警察的动作没有那么快,这笔赎金就是第二层保障。

保住小学鸡这条小命还是足够了的!

庞浩洋没有邱俊轩以为的那么生气,仅凭阿猫阿狗的三言两语就让他对男友起疑心,这也太弱了。相比外人,他更相信邱俊轩的为人。

匆匆挂上电话也是害怕再聊下去,他会忍不住关心起阿轩,被劫匪发现端倪。

浩洋哥给自己点了支烟,用尼古丁放松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说是不担心,可自己总是会紧张,会焦虑,害怕小学鸡真出了什么事!

“邱俊轩,你要是不做警察就好了。”

评论(11)

热度(1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